當前位置:

特朗普再次出爾反爾:加劇多重風險

孫立鵬 中國現代國際關系研究院美國所副研究員

7月31日,中美第12輪經貿磋商在上海結束。美國“白宮新聞秘書聲明”稱,中美經貿磋商具有建設性,9月初將繼續舉行會談以達成“可執行的”貿易協議。

但就在次日,特朗普連發四條推文,將于9與1日對從中國進口的價值3000億美元產品加征10%關稅。隨后,特朗普在白宮接受媒體采訪時再次表示,如果中國仍在談判中猶豫不前,未來關稅可能提升至25%或更高。

特朗普出爾反爾無下限,貿易保護主義行徑再次讓世人錯愕。一邊關稅大棒再次高高掄起,一邊雙邊談判還要繼續。邊打邊談的態勢或將持續。特朗普此舉具有多重考慮:

一是抓緊獲得短期現實利益。自2018年3月以來,中美經貿摩擦不斷升級,特朗普對華屢次強硬施壓,導致雙邊談判日益艱難,沒有撈到任何現實“好處”。特朗普再次強硬,希望在芬太尼、加大對美國農產品采購等短期問題上,中國能夠采取立即合作的姿態,獲得立竿見影的現實利益。

二是希望迫使中國早日妥協,與美國達成協議。美國多家媒體報道稱,特朗普認為中國正在采取拖延策略,希望2020年后與對華更為溫和總統接觸。特朗普表現強硬,希望迫使中國盡快調整立場、加快談判,達成中美“綜合性”經貿協議,獲得經濟外交重大突破。

三是鞏固執政支持。在赴俄亥俄州競選集會前夕,特朗普一意孤行,欲再次對華采取經貿強硬措施,具有凝聚國內基本支持力量,兌現競選承諾,布局2020年大選的政治需要。目前,特朗普一切政策均為2020年連任鋪路,對華再次采取瘋狂叫價模式,也在意料之中。

作為世界最大經濟體,二戰后國際經濟秩序的引領者,特朗普政府正在成為世界經濟前行的最大破壞性因素,也對美國自身產生多重不利影響,更將中美經貿關系置于建交以來最復雜、最艱難的境地。

從美國自身看,若再次升級關稅將是美國經濟難以承受之重。

一是加劇消費者負擔。根據5月14日USTR對華價值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的初步清單,有大約68%的產品是日常消費品和汽車等耐用品。若美國對華再次加征關稅,將對美國消費產生直接的不利影響。

二是沖擊美國資本市場。特朗普再次出爾反爾,引發市場投資者的極大憂慮,信心備受打擊。同時,穆迪公司稱,標普500企業的一半以上業務來自國外,其利潤已經同比下降13.6%。如果貿易戰升級,將嚴重沖擊企業盈利能力,對美國資本市場造成重創。

三是拖累美國經濟增長腳步。根據美國商務部經濟分析局(BEA)統計,2019年2季度美國經濟增長2.1%,表現尚可。但總私人國內投資和出口分別下降5.5%和5.2%。受貿易戰的潛在影響已經顯現。如果特朗普再次對華加征關稅,貿易“回火效應”將導致美國經濟衰退概率大增。

從中美經貿關系看,特朗普再次“示強”的做法,正導致中美經貿摩擦風險陡增。這將損害中美戰略互信,為即將展開的后續經貿磋商蒙上一層陰影。中國商務部已經明確表態,特朗普做法違背了兩國元首G20大阪會晤共識,背離正確軌道,中方將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堅決捍衛國家核心利益和人民根本利益,一切后果全部由美方承擔。中方始終認為貿易戰沒有贏家,不想打、不怕打,但必要時不得不打。可見,如果中美經貿關系再次惡化,錯不在中方,責任完全在美方。

從世界經濟角度看,美國的貿易霸凌行為已經成為世界經濟最大的不穩定因素。在多邊領域,特朗普政府要推翻多邊經貿核心原則,將國內法凌駕于國際法之上,強硬重塑對自身有利的WTO全新規則。在雙邊領域,針對中國、印度、法國等主要貿易伙伴,特朗普屢下“黑手”,全球經貿合作、產業鏈布局面臨深度調整,貿易摩擦升級、經濟效率下降、合作成本上升,已成為世界貿易投資增長的最大阻力。正如中國商務部所說,美方升級貿易摩擦加征關稅不符合中美兩國人民利益和世界人民利益,將對世界經濟產生衰退性影響。

特朗普“翻臉”比“翻書”還快,正在嚴重透支美國的國家信譽。貿易摩擦必將導致“雙輸、多輸”的道理再淺顯不過。但美國政府仍抱有幻想,希望以贏者通吃的姿態迫使中國全面讓步。威脅性的關稅只能起到反作用,不可能讓美國得逞。希望特朗普政府改弦易轍,以最大的誠意推動雙邊談判,早日獲得兩國都能夠接受的最好成果。(責任編輯:郭素萍)

http://opinion./opinion_46_212046.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注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