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喬家大院摘牌,自殺式開發當止

李曉亮 中國網時事評論員

沒去山西實地看過喬家大院的,或也在電視看過胡玫的《喬家大院》。當年,也正是憑著同名電視的熱播,喬家大院,聲名鵲起。喬家大院,建于1755年,1986年才作為景點開放。

景區“四堂一園”,但并非全是古色古香,而正是《喬家大院》熱播的四年后,其中德興堂、寧守堂、保元堂及花園“三堂一園”才恢復建設。

互相成就,彼此借力。甚至五分之四都是趁著影視“帶貨”旅游熱,翻“新”復建。“院子擴建了不少,改得不倫不類”,是各類點評網站上游客的代表性看法。終于,古風不存,過度商業化的5A景區喬家大院,被摘牌了:“被撤5A景區的喬家大院:賣身煤老板,過度開發,門票年年漲”(8月2日澎湃新聞)。

既然是評優評級,自然和人才選拔任用一樣。有上有下,有進有出。掛牌不是免死金牌,永遠有壓力,才有改進服務的動力。景區若不兢兢業業,致力服務提升,妄想一勞永逸,那摘牌就在一瞬間。

它不是第一家,三年前此時就有過一波:國家旅游局撤銷長沙橘子洲、重慶南川神龍峽5A等級;對安徽安慶天柱山、福建武夷山、福建永定-南靖土樓,嚴重警告,限期半年整改;再前一年,山海關是全國首家被摘牌的5A景區。

當時負責人失聲痛哭:“我是山海關的罪人,成果在我手上被敗光。愧對全國游客……”可能是頭一個,恥感格外強。知恥后勇,猶未晚也。三年努力,當年“衛生臟亂差、價格欺詐、服務不到位”等整改終見成效,已于去年底恢復資質。

而回看喬家大院,“喬家大院被摘牌后:晉中市委書記要求徹查整改,盡快再創5A”。摘牌后才急,不知是否真急。要改就要改到點子上,它與其他景區不同,服務質量問題還是其次,根源還是背后“體制機制、管理主體”。三年前改制風波,股權之爭,就已為如今殘局埋下伏筆。

引入社會資金協同開發可以,但必須以文保為主,而非只重生意,甚至為了短期利益,而大肆透支景區生命力和美譽度。十年前,文保部門以文物保護法叫停過一次不合規的交易;而在被評5A之后,第三次改制,也就是實際控制人“煤老板”接手后,則是禍亂之源。

資本介入后,多方混戰,摩擦不斷,商標權之爭,也讓民營喬家大院中止掛牌新三板。但公司內部股權體制糾紛,并未延宕外部“吸金”速度。也或許正是內亂不止,才導致短期牟利沖動加劇。

同樣院子,別家55元的門票,這里賣135元;135元就買個逛攤位的迷宮票,120元請的講解員,略過前面院子,重點推銷后面商鋪……在全國景區降價潮中,因這里屬民營,反而年年漲。如此亂象,給人感覺是,他們自知資本糾葛多方糾紛,不安穩也難長遠,不如干一票就走,宰一個是一個。

連年混亂后,終于收到主管部門的紅牌示警。當地政府表示力爭盡快復牌,但如果還是想著撂挑子,省事當甩手掌柜,只引進外資掙快錢,則仍無本質改變。

不管是煤老板還是房老板,資本取利,天經地義。作為重點文保景區,歷史無價,當屬全民,喬家大院的公益性決定了不能太短視而去進行自殺式過度開發。

歷史遺跡也經不起禍害,喬家大院已經數輪改制,卻風波不斷。政府應該擔起守護文化歷史遺跡的公共責任,不能任由不符合保護性開發的純逐利旅游滋生,否則再好的遺產也留存不久。那才是真對不起歷史祖先,也對不起今人后人。(責任編輯:毅鷗)

http://opinion./opinion_48_212048.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注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