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造亮麗風景線 繪就最大同心圓——新中國70年內蒙古跨越式發展紀略

發布時間: 2019-08-03 09:02:29 | 來源: 新華網 | 作者: | 責任編輯: 董寧

新華社呼和浩特8月2日電 題:打造亮麗風景線 繪就最大同心圓——新中國70年內蒙古跨越式發展紀略

新華社記者于長洪、張云龍、任會斌

這是一方沃土:“藍藍的天上白云飄,白云下面馬兒跑”,遼闊壯麗,資源富集。

這更是一方熱土:各族干部群眾發揚吃苦耐勞、一往無前的“蒙古馬”精神,接續奮斗,砥礪奮進。

套馬手在內蒙古西烏珠穆沁旗巴彥胡舒蘇木白馬繁育基地的草原上套馬(2019年7月21日攝)。新華社記者 任軍川 攝

翻身解放離舊苦,改革開放踏新程。與新中國70年共榮,內蒙古自治區不斷筑起成就的大廈:

經濟總量由1949年的7億元增加到2018年的17289億元,按可比價計算,增長約595倍;

原煤、煤制天然氣和外送電量均居全國首位,稀土新材料、多晶硅等產業規模全國第一;

居民平均預期壽命由不到35歲提升至現在的75.8歲;

2013年以來累計減貧142萬人,貧困人口減至15.24萬人,貧困發生率降到1.06%;

旅游收入突破4000億元,“草原魅力”正吸引越來越多的八方游客……

新時代,內蒙古各族群眾正堅定不移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路子,努力將祖國北疆這道風景線打造得更加亮麗。

內蒙古東烏珠穆沁旗乃林高勒草原風光(2019年7月20日攝)。新華社記者 任軍川 攝

從“手無寸鐵”到鋼鐵洪流 云騰草原“新”力澎湃

軋機轟鳴!一塊火紅的鋼坯在包頭鋼鐵集團萬能軋鋼生產線上逐漸延長,2分35秒后被軋成一根高鐵鋼軌。

2007年以來,包鋼支撐了國內近1/3的高鐵鋼軌需求,近期又研發出性能更高的第三代稀土鋼軌等產品。“高鐵是中國的‘名片’,我們有信心讓它跑得更快更穩!”包鋼工程師烏云達來自豪地說。

歲月滄桑,舊貌新顏,包頭僅是內蒙古實現經濟跨越式發展的一個縮影。

這是包頭鋼鐵集團稀土鋼板材廠熱軋生產線(2016年8月30日攝)。新華社記者 任軍川 攝

時光回溯70年,當時內蒙古僅有一些鐵器作坊,買個馬掌還得跑半天。作為首批建設的三大鋼鐵基地之一,包頭生產了新中國第一輛坦克、第一門高射炮、下線了世界最大電動輪礦用車,擠壓出國內首根大口徑厚壁無縫鋼管……

“羊煤土氣”被稱為內蒙古經濟的象征。但在新中國成立前,內蒙古僅有4家小煤礦,年產量僅35萬噸,油氣開發是空白,發電容量不足1萬千瓦。

“都知道腳下有煤,卻挖不出來,更燒不起。”家住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中和西鎮太興村的郅文琴今年95歲,她回憶說,舊社會老百姓守著“煤海”,夜里只能用篝火、油燈照明,冬天撿柴草燒火取暖。

國家能源集團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廠區(2019年4月11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是新中國建設的熱潮,加快了內蒙古資源能源開發,讓內蒙古逐步崛起為北疆的一塊發展高地。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更是跳出簡單“挖煤賣煤、挖土(稀土)賣土”的粗放發展模式,調結構、轉方式,建設國家重要能源、新型化工、有色金屬、戰略性新興產業基地,開啟高質量發展新征程。

“煤田變‘油田’,已非天方夜譚。”國家能源集團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總經理王建立興奮地說。該公司擁有全球首條百萬噸級煤直接制油生產線,所產的柴油、航空煤油等油品質量明顯高于石化產品。

煤制油、煤制氣、煤制烯烴、煤制甲醇……近年來,內蒙古緊跟能源技術革命趨勢,抓住煤炭清潔高效利用的市場機遇, 引導企業走轉化增值之路,已構建起全球最大的現代煤化工產業集群,2018年底煤炭轉化率突破38%。

這是內蒙古鄂爾多斯市境內的達拉特光伏發電應用領跑基地一期500兆瓦項目(2018年12月13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

“30年前,內蒙古用羊絨羊毛‘溫暖全世界’,15年前,內蒙古用煤炭‘溫暖全世界’,在新時代,我們將用現代能源‘溫暖全世界’。”自治區發改委主任龔明珠說。

工業亮眼,農牧業也很“醒目”。70年前,全區糧食產量僅為18.5億公斤,牧民吃糧靠返銷,2018年則達到355.3億公斤,是6個糧食凈調出省份之一。去年,牲畜年末總頭數達到7279萬(頭)只,比1949年末增長6.5倍;年產牛奶700多萬噸、肉類250多萬噸,牛奶、羊肉、羊絨等畜產品產量穩居全國首位。內蒙古已經成為全國重要的綠色農畜產品生產加工輸出基地,伊利、鄂爾多斯、蒙牛等成為耀眼的名片。

員工在呼和浩特市伊利集團液態奶生產線上檢查牛奶包裝情況(2018年10月24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

更引人矚目的是產業轉型升級,使古老草原與嶄新時代同步。云計算、大數據、新材料、新能源、高端裝備……一個個新產業、新業態開枝散葉,多元發展、多極支撐使內蒙古前進動能“新”力澎湃。

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上海證券交易所……2015年以來,先后有68家網絡巨頭和大機構、大企業用戶入駐中國電信云計算內蒙古信息園,將這里作為自己的全國性數據中心。形成“南貴(貴陽)北烏(烏蘭察布)”格局,內蒙古的云計算數據中心服務器承載能力已居全國第一。

一列從呼和浩特至中亞方向的中歐班列在沙良物流園整裝待發,工作人員在吊裝集裝箱(2018年9月4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

從風沙肆虐到綠鎖“黃龍” 筑牢生態安全屏障

“黃沙滾滾半天來,白天屋里燃燈臺。行人出門不見路,莊稼牧場沙里埋。”往年風沙肆虐的景象,81歲的“治沙名人”高林樹記憶猶新。

高林樹家住達拉特旗中和西鎮官井村,位于庫布其沙漠的東南緣。“當時,綠色在父母心中最珍貴,就給我起了這么個名。”他感慨地說。

官井村曾經的處境,是內蒙古生態狀況的普遍寫照。

新中國成立后,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內蒙古各級黨委政府帶領群眾積極開展草原建設、風沙治理,涌現出“牧區大寨烏審召”等眾多生態建設典型。然而,受發展理念和片面追求經濟利益等因素影響,未能走出“邊治理邊破壞”的困局,生態形勢日趨嚴峻。

鄂爾多斯市林草局局長韓玉飛說,最多的一年,當地竟出現沙塵天氣82次。

在內蒙古鄂爾多斯市杭錦旗境內的庫布其沙漠腹地,由凌汛期的黃河水匯聚而成的濕地在日光照射下顯示出絢麗多彩的顏色(2018年6月9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

內蒙古的生態如何,不僅關系全區各族群眾生存和發展,還關乎“三北”乃至全國生態安全。把內蒙古建成我國北方重要的生態安全屏障,是內蒙古必須自覺擔負起的重大責任。

黨的十八大以來,內蒙古持續推進天然林保護、京津風沙源治理等重大工程建設,堅持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打造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體,著力建設生態文明。

還草還出“碧綠”。內蒙古擁有13.2億畝草原,占全國的五分之一多,是全國最大的天然牧區。自治區通過全面實施退牧還草、草原生態保護補助獎勵等制度,引導農牧民禁牧、休牧和劃區輪牧,使全區草原植被平均蓋度穩定在44%。

禁伐禁出“濃蔭”。自治區成立之初,森林覆蓋率僅為7.73%,去年底已提高到22.1%。內蒙古大興安嶺重點國有林管理局黨委書記陳佰山頗為自豪地說,天然林保護工程實施20多年來,大興安嶺林區“砍樹”逐步轉向“看樹”,至去年底共新增林地1.38萬平方公里,相當于283個西湖的面積。

治沙治出奇跡。騰格里沙漠東南緣已建成長350公里、寬3公里-20公里的林草帶,烏蘭布和沙漠東緣已形成長191公里、寬0.5公里-1公里的防風固沙林帶,沿巴丹吉林沙漠邊緣也營造出長長的鎖邊林……如今,內蒙古境內的沙漠擴展勢頭受到遏制,毛烏素、科爾沁、呼倫貝爾等五大沙地的生態顯著改善,沙化土地已連續多年“雙減少”。

  游客在庫布其沙漠恩格貝旅游區騎駱駝(2018年8月1日攝)。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

從1986年栽下第一棵樹起,高林樹先后綠化荒沙5000畝,村民們也跟著栽樹治沙,目前官井村綠林縈繞、莊稼成行,林地已經超過19萬畝。

生態建設要世世代代干下去,成千上萬個“高林樹”式的庫布其人艱苦奮斗、鍥而不舍,已累計治理荒沙6000多平方公里,綠化荒沙3200多平方公里,創造了荒漠化防治的世界奇跡。

近幾年來,內蒙古更是不斷加大環境污染治理力度,努力守好這方碧綠、這片蔚藍、這份純凈。

內蒙古第一大湖呼倫湖、第三大湖岱海、黃河流域最大湖泊烏梁素海的治理工程都在緊鑼密鼓地實施,湖泊水質和湖區生態都呈改善態勢,濕地面積顯著恢復,生物多樣性持續增加。

內蒙古巴彥淖爾市臨河區周邊的田園風光(2018年8月11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彭源 攝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生態改善的同時,農牧民通過生態農牧業、沙草產業、旅游業等提高了收入。錫林郭勒盟阿巴嘎旗薩如拉圖雅嘎查牧民在“改革先鋒”廷·巴特爾的帶領下,堅持草畜平衡,減羊增牛,少養精養,不僅草場休養生息得到恢復,牧民們的收入也由2002年的700元提高到2018年的18800元。

從互不往來到守望相助 石榴籽般抱在一起

前不久,鄂托克前旗城川鎮呼和陶勒蓋嘎查在發展黨員時,蒙古族黨員一致同意推薦一名漢族小伙。這個有120多戶農牧民的嘎查,蒙古族占90%以上。

70歲的蒙古族老支書巴雅爾芒來說,漢族有手藝,會種地,蒙古族會養牛放羊,大家互相幫助,現在家家戶戶既會種地,又搞養殖。“誰能干選誰,從沒有考慮過民族之別。”

位于內蒙古西南部的鄂托克前旗,曾是陜甘寧邊區的組成部分和北方門戶。20世紀40年代,黨在城川鎮一帶進行過民族自治的實踐。

“這里是蒙古族聚居地,當年受民族分隔和大漢族主義影響,蒙漢等民族互不往來,隔閡很深。”鄂托克前旗政協副主席于國強說,黨在這里領導建立陜甘寧邊區政府蒙民自治區,促進了民族交流,改善了民族關系,此后民族團結日益成為動人的風景,民族間守望相助成為共同維護的傳統。

確實,新中國的成立,打破了千百年來民族隔閡和民族不平等,在內蒙古自治區,各民族共同當家做主,大草原人畜兩旺,生機勃勃。

這是赤峰市喀喇沁旗河南街道馬鞍山村張國利(前排左二)一家人的合影,他們家中十口人包含三個民族(2019年7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這些廣為流傳的“一家親”故事令人感動:為建設包鋼,白云鄂博的蒙古族群眾讓出敖包圣山;為發展航天事業,額濟納旗的蒙古族牧民三遷家園;20世紀五六十年代全國遭遇饑荒時,蒙古族牧民敞開胸懷接納來自南方的3000多名孤兒,用自己舍不得喝的牛奶、米粥喂養他們長大成人;連續為蒙古族婦女接生,漢族女醫生李敬秋累倒在產房里;西烏珠穆沁旗漢族牧民王貴海把貧困蒙古族牧民接到家里幫助脫貧……

黨的十八大以來,自治區各民族增強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增進交往交流交融,民族團結深入人心。

民族團結促大發展。全區人均GDP由新中國成立前的120元增加到68302元,農村牧區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由1978年的131元增加到13803元。“擰成一股繩,我們才能一心一意謀發展。”蒙古族人口最多的通遼市委書記李杰翔說。

在赤峰市松山區興安街道臨潢家園社區,兼通蒙漢雙語的工作人員(左)在為居民服務(2019年7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劉磊 攝

民族團結促大進步。如今,各少數民族在校大學生比例均超過其人口比例;如果想看蒙中醫,85%以上的蘇木鄉鎮和社區服務中心都能滿足。

民族團結促大保護。200多部少數民族文藝作品獲得國家級獎項,蒙古族長調藝術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評為“人類口頭和非物質遺產代表作”,呼麥等4400多項非物質文化遺產得到傳承保護。

和衷共濟70載,而今揚帆再起航。像石榴籽一樣緊緊抱在一起,2500多萬草原兒女緊密團結,建設亮麗內蒙古,共圓偉大中國夢!

聲明:中國網圖片庫(www.cnmediae.com)供本網專稿,任何網站、報刊、電視臺未經中國網圖片庫許可,不得部分或全部轉載,違者必究! 咨詢電話010-8882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