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云大山里的中醫

中國中醫zy.  時間: 2019-07-12  內容來源:新京報

新京報訊(記者 景嘯塵)與印象中刻板而老成持重的中醫形象相比,胡德印多了幾分帥氣,他開朗隨和,讓人很容易親近。而提起他,北京市密云區大城子鎮的村民太熟悉了,自1992年從北京中醫藥大學畢業選擇回到鄉村后,這27年,9800多個日夜,胡德印可以說走遍了這個淺山區的大山小溝。近日,新京報鄉村頻道記者來到了大城子鎮衛生院,采訪了這位大山里的中醫。

  大山里的中醫胡德印。新京報記者 景嘯塵 攝

父子兩輩做鄉村醫生

“我從小看著父親治好了很多鄉親,就想著以后一定像父親一樣做一名好醫生。” 胡德印的老家就在密云,而他的父親當年就是一位遠近聞名的鄉村醫生,從小在父親的影響下,他也喜歡上了醫生這個行業。

1989年,胡德印如愿考上了北京中醫藥大學中醫專業,1992年大學畢業后先在密云區大城子鎮馮家峪衛生院工作了一年,后被調到了大城子鎮衛生院中醫科工作,一干就是二十多年。

  大城子鎮衛生院大門口。新京報記者 景嘯塵 攝

大城子鎮位于北京市密云區東部,與河北省興隆縣接壤,全鎮為淺山區,林木覆蓋率達90%,共有22個行政村、103個自然村。胡德印說:“山區早年間還是缺醫少藥,我從小目睹有的鄉親小病小痛得不到及時治療,最終拖成了大病,也有家庭因病致貧。”從當上了鄉村醫生那一天起,他就忍受著夏季蚊蟲叮咬、冬日里寒風凜冽,翻山越嶺,打針抓藥,把脈診療,奔波在大山小溝之間。

胡德印介紹,在村里,鄉親們最常得的病就是骨質疏松、風濕性關節炎以及糖尿病等慢性病,這都是平日干農活還有生活習慣不注意引起的。

只要有村民來喊 行醫不管白天黑夜

位于山區的密云區大城子鎮衛生院,面積不大,一進門就是掛號的地方,剛進二層樓道,就看到了不少患者在中醫科門外排隊,他們都是從各村過來找胡德印看病的。為病人把脈、開藥方、囑咐病人各種注意事項,老胡忙得不可開交。今年快80歲的村民王大爺告訴記者:“胡大夫心地好得很,經常給村里五保戶、孤寡老人免費看病,藥費都是自己貼。”

“每天最少也要接診50個病人,我一般上午都會在衛生院坐診,下午事情不多的時候都會出診的。”據記者了解,每天上午胡德印的病人都很多,所以會先選擇在醫院坐診集中治療。不少病人來過一次之后就會經常來,就算病好了也會找他來調理身體。

  胡德印正在給村民看病。新京報記者 景嘯塵 攝

這些年衛生院條件好了,村民們看病通常會來這里。但除了周一到周五的固定坐診時間,只要有村民來喊,無論白天黑夜,不管山高路遠,胡德印都二話不說,立即出診。“有的患者病情比較嚴重,或是行動不便、半身不遂的,多遠都要去,休息的時候,病人有需要我就去”。在村里,村民們常常都會見到胡德印穿著白大褂背著藥箱的身影。20多年的時間里,胡德印幾乎走遍了大城子鎮的每一個角落,幾乎給每一戶村民看過病、抓過藥。

  診室的墻上掛著許多錦旗。新京報記者 景嘯塵 攝

診室的墻上掛著不少錦旗,衛生院院長王明富告訴記者,這些錦旗有鎮上、村里的患者送來的,甚至還有外省市的患者送來的。每一面錦旗背后,都有著胡德印辛勤的汗水。

讓病人信服 從不三言兩語就開方子

胡德印介紹,中醫的治療方法很多,包括中藥內服、針灸、拔罐、刮痧、推拿、理療等。行醫這二十多年來,他在實踐中先后治愈了很多病人。其中最讓胡德印印象深刻的就是村民李曉紅(化名),她和丈夫結婚后,多年沒有懷孕。胡德印清晰地記得,李曉紅剛來時,非常憔悴,說話時總在抹眼淚,可以看出她承受了巨大的壓力。胡德印為她制定了治療方案,并告訴她,“不孕癥的治療病程長,需要足夠的耐心。”就這樣,胡德印開始給李曉紅進行中醫治療,同時,為減輕她的經濟壓力,他讓李曉紅把中草藥磨成“粉兒”,加水做成藥丸吃,這樣既能維持藥效,又能減少開支。幾個月后,李曉紅又找到胡德印,告訴了自己已經懷孕的好消息。胡德印說:“當時她聲音都是顫抖的,而且哭了出來,我能想到她有多高興。”

  來衛生院看病的病人們。新京報記者 景嘯塵 攝

除了看病外,胡德印的業余愛好不多,閑暇時的“愛好”仍是翻翻醫書、研究醫案。中醫看病講究望、聞、問、切。有些醫生遇上簡單的病案,常常問上三言兩語就開方子抓藥了,但是胡德印恰恰相反,無論是什么樣的病案,他都會仔仔細細地詢問,問得長、問得細。記者在采訪時,村民王力剛好來看病。“是不是最近感覺胸悶、氣短、呼吸困難,而且最近總感覺腰直不起來?”“是,就是這些癥狀!”胡德印想了想,開了一張方子,對癥的是骨質疏松,并囑咐王力,“這些藥水煎2次,藥液混合后分2次服,每天1劑”。 “鄉親們的病大多數都是需要慢慢調養的,判斷出癥狀,讓病人相信你,才能讓他實打實按醫囑服藥與注意調理,好多病其實就好了一半。”胡德印說。

記者見狀,也讓胡德印給把了把脈,他摸脈之后問記者:“最近是不是睡眠不太好,經常發脾氣,還會掉頭發?”別說,還真全都對。

新京報記者 景嘯塵 編輯 唐崢 校對 李項玲

責任編輯: 李哲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