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合力共建世界級成渝城市群

來源:四川經濟網 | 作者:李后強 | 時間:2019-07-26 | 責編:于京一

在舉國上下深入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的關鍵時刻,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我們迎來了四川省社會科學院與重慶社會科學院聯合主辦的“中國第四極·世界城市群”2019成渝經濟區發展論壇。在此,我謹代表論壇主辦方之一——四川省社會科學院向蒞臨論壇的各位領導、學者、嘉賓和媒體朋友表示最熱忱的歡迎!對長期以來關心和支持我院工作的各位領導和朋友致以最衷心的感謝!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成渝經濟區建設,要求我們加快推進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半個月前,重慶市黨政代表團來川考察,兩地領導在成都就推進川渝經濟社會發展全面合作進行座談,在推動川渝合作走深走實,攜手打造內陸開放經濟高地等方面達成共識。今天的論壇是落實中央關于成渝經濟區建設和成渝城市群發展決策部署的具體行動,意義重大。

成渝城市群是世界為數不多的“雙核型橢圓城市群”,是我國面向中亞、西亞、東南亞等國家和地區的開放前沿。截至2018年底,成渝城市群面積超過18萬平方公里,常住人口近億人,地區生產總值5.63萬億元,占全國的比重分別為1.93%、6.89%和6.25%。從城市規模和經濟活力來看,成渝城市群毫無疑問具有成為中國“第四極”的潛力,并有希望成長為世界級的城市群。川渝兩地必須精誠合作,在國家區域協調發展戰略中主動作為,優勢互補,共謀發展。

一、準確把握成渝城市群發展所面臨的時代機遇

自古以來,成渝“一家親”,同住長江頭,共飲一江水,成渝歷史同脈、文化同源、地理同域、經濟同體。隨著國家重大戰略的調整、經濟版圖的重構、產業轉型升級、可持續綠色發展的大力推進,成渝城市群的高質量發展面臨著重大歷史機遇。

一是中央重視“前所未有”。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對四川、重慶工作發表重要講話,從戰略和全局高度為新時代川渝發展導航定向、賦予了新的重大使命。今年4月,習近平總書記視察重慶時,要求加快推進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國務院關于依托黃金水道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的指導意見》中指出:促進成渝城市群一體化發展,優化沿江城鎮化格局,科學引導沿江城市發展,創新城鎮化發展體制機制。今年3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將成渝城市群與京津冀城市群、長三角城市群和粵港澳城市群并列,提出將扎實開展成渝城市群發展規劃實施情況跟蹤評估,研究提出支持成渝城市群高質量發展的政策舉措,培育形成新的重要增長極,更是掀起了對中國經濟“第四極”的熱烈討論。

二是國家戰略“多重疊加”。成都和重慶是西部地區兩個特大城市和國家中心城市,是實施西部大開發的重量級城市。成渝城市群的發展,既可以帶動西部地區經濟社會的發展,又可以對外延伸,加強與其他區域的合作聯系。從與西部地區的關系來看,成渝城市群是西部大開發的重要平臺,擁有重慶、成都兩大國家創新型城市和綿陽國家科技城,有望打造成為西部創新驅動先導區。成渝城市群可借助“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成為新時期對外開放的前沿,可以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強化與廣闊歐亞市場的經貿往來,深度參與國際經濟合作與競爭。渝新歐、蓉歐國際大通道的建立,更為成渝城市群融入歐亞市場提供了便利和可能。不僅如此,成渝城市群集聚了長江上游的優勢資源,可以借助長江經濟帶這一黃金水道密切與東部、中部地區的經濟聯系,有效承接東部地區的產業轉移,促進先進產業和生產要素的集聚。成渝城市群是“一帶一路”和“陸海新通道”建設的交匯點,是推動長江經濟帶協同發展的重要戰略支撐,也是國家推進新型城鎮化建設的重要示范區,有著重要的發展機遇、承載著重要的使命擔當。

三是川渝合作“漸入佳境”。從22年前的川渝分治,到22年間從毗鄰市縣協作到政府高層推動再到國家戰略,川渝合作,更加緊密。從2004年最初簽訂的“1+6”框架協議,到共同承擔統籌城鄉綜合配套改革試驗,再到共同推動成渝經濟區區域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在西部大開發持續深入推進背景下,“分家”20多年的川渝兩地,不斷以充滿新意的合作為經濟社會發展貢獻力量。去年6月,川渝兩省市簽署《深化川渝合作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行動計劃(2018-2022年)》,明確了12個專項合作協議,列出了三年行動計劃。今年7月10日,川渝兩地簽署了“2+16”系列合作協議,其中最重要的是兩省市政府簽署的《深化川渝合作推進成渝城市群高質量一體化發展重點工作方案》,推動兩地合作更加細化和具體化。成渝兩地由過去的“框架協議”“備忘錄”轉向了更多的“具體方案”“具體項目”,各種合作更加務實,成渝城市群的發展“漸入佳境”。同時,成都實施的“東進”戰略引導著重大項目布局不斷往東朝重慶方向延伸,渝西片區成為重慶工業化、城鎮化最活躍的區域,其“西進”朝成都發展的趨勢明顯,東進西拓,相向發展,“雙星”輝映,充滿著無限可能。

二、清醒認識成渝城市群與世界級城市群的客觀差距

近10年間,成渝城市群地區生產總值取得了年均超過10%的增長率,已經接近6萬億元規模,但與長三角城市群(21萬億元)、粵港澳大灣區(10萬億元)、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26萬億元)和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22萬億元)等世界級城市群相比,發展差距明顯。

一是城市規模缺乏層次。世界級城市群的中心城市、副中心城市和節點城市等一般呈梯隊布局,層層推進。如,長三角城市群的中心城市上海地區生產總值超過3萬億元,副中心蘇州近2萬億元,杭州、南京也將近1.5萬億元,無錫、寧波達萬億級別,還有一批5000億級以上的重點城市。而成渝城市群,除了成都和重慶達到萬億級之外,僅4個城市地區生產總值突破2000億元,“雙核獨大”導致“中部塌陷”格局明顯。

二是內部同質競爭嚴重。世界級城市群大多擁有較為合理的內部分工體系,如: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中,紐約是金融中心,波士頓是科技和教育中心,費城則是鋼鐵、造船基地和煉油中心。而成渝城市群城市之間同質競爭嚴重,大多數城市沒有比較優勢產業,產業同構現象有加劇的趨勢。如,成都和重慶都將汽車制造和電子信息產業作為支撐產業大力發展,產業競爭激烈,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資源配置。

三是城際交通聯結不暢。世界城市群大多形成了立體交互式的綜合交通運輸網絡,如:日本太平洋沿岸城市群具有以水運、空運和鐵路為主對外交通和以公路和鐵路為主內部交通,特別是城際鐵路等軌道交通已發展成多層次多級別的綜合運輸網絡,在城市群中發揮著城際公交的作用。而成渝城市群城交通設施建設歷史欠賬較多,城際快鐵建設尚處于初期階段,城市之間高速公路沒有形成“網絡”格局,阻礙著人流、物流、信息流的順暢流通。

四是創新實力差距明顯。創新實力的強弱是衡量一個城市群發展活力大小的重要指標。根據路透社《2018全球最具創新力大學排名》,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中有3所大學排名前10,長三角城市群中有3所大學進入百強大學的榜單,但排名均靠后。而成渝城市群無一所高校進入百強。這表明成渝城市群在創新能力上與世界級城市群存在巨大差距,在吸引高層次人才培養引進、新興技術研發等方面還有明顯短板。

五是區域協調機制缺位。美國東北部大西洋沿岸城市群內,城市之間的形成了政府、中介組織和市場“三元”主體協調機制,充分發揮政府引導、行業指導和市場競爭的多重作用。而成渝城市群跨區域協調機制尚不健全,雖然簽訂了《關于推進川渝合作、共建成渝經濟區的協議》,但政府層面的合作機制仍然多流于形式,對區域分工和利益分配的調節乏力。

三、加快形成共建世界級成渝城市群的強大合力

成都和重慶是很獨特的雙城,歷史淵源深,經濟聯系緊,形成“雙核型橢圓城市群”。根據橢圓定律,成渝兩地必須錯位布局和抱團發展,在競爭中合作,在合作中共贏。其關鍵在于整合成渝兩地的力量和資源,突破現有利益格局,充分釋放雙核橢圓的張力,加快建成作為中國“第四極”的世界級成渝城市群。

一是實現思維突破。把成渝城市群建設成為世界級城市群,既不能為既有的經驗所束縛,更不能為傳統的思維所局限。如何將成渝兩市的“拔河效應”變為“抱團效應”,如何使成渝城市群的“啞鈴式結構”變為“橄欖型結構”?關鍵在于能不能打破“盆地意識”,以超凡的勇氣、膽識、智慧和胸襟,用開放的思維和創新的理念破解成渝協同發展中的瓶頸。要有“全球思維”,敢于對標和借鑒世界中心城市群發展經驗,享用全球人才、科技和資金,合力共建成渝城市群。

二是實現機制突破。建設世界級城市群,須借鑒長三角、京津冀等城市群合作協調機制,加快構建區域一體化的體制機制。要積極設立成渝城市群協調機構,召開主要領導聯席會議;建立健全成渝城市群腹地橫向協調機制,設立由市縣為成員的輪值聯席會議制度。要積極構建成渝城市群在城鎮、交通、能源、產業等領域的合作機制,實現統一規劃、共訂標準、共建共享;提升城市群公共服務一體化水平,推動城際間醫療、教育、社會保障無縫銜接與標準互認;加強城市群內部在市場監管、稅收、知識產權和環境監測等領域的信息共享與聯合執法。

三是實現利益突破。構建一體化利益共享機制,打破地方保護和市場分割,是合力共建世界級成渝城市群的關鍵。要構建高效協同、利益一致的城市群產業體系,引導成都、重慶“雙子星”差異化布局主導產業,周邊城市應主動尋求與“雙核”城市分工協作和錯位發展的發展機會,形成城市間產業合理分布和上下游聯動的產業集群或一體化產業鏈。要探索成立成渝城市群投資基金,各城市按照經濟體量投資,引導城市組團招商,共同投資,制定科學合理的GDP值及稅收分成辦法,切實避免“相互拆臺”“相互殺價”。要建立跨城市的生態補償機制,推進長江、嘉陵江流域生態環境和大氣污染物聯防聯治。

四是實現保障突破。建設世界級成渝城市群,離不開強有力、非常規的保障措施,主要是項目、資金、規劃、產業、人才等保障。要保障成渝主軸帶建設,積極爭取國家加大對成渝主軸帶的產業、交通、能源、水利等重大投資項目支持力度,在主軸帶上依托川南和渝西城市群,建立“川渝新區”,將其打造成為成渝城市群的“第三極核”。要保障成渝城市群規劃引領,按照區域一體化理念,土地利用、產業布局、城市建設和生態保護“四規合一”思路,編制出臺“成渝城市群空間布局規劃”。要保障成渝城市群要素支撐,發行成渝城市群建設政府專項債卷,允許高層次人才在成渝城市群自由流動和落戶,探索農村集體建設用地指標和城鄉建設用地增減掛鉤指標在成渝城市群交易。

總之,成渝城市群要建成世界級城市群,需要川渝兩地實現全方位全覆蓋的全面合作,更需要各位專家學者獻計獻策。我們熱誠地希望通過今天的論壇,大家碰撞出更多的思想火花,結出更多的學術碩果,為成渝城市群邁向世界級提供智力支撐!

(作者系四川省決策咨詢委員會副主任,四川省社會科學院黨委書記、教授、博士生導師李后強,本文系李后強7月25日在“中國第四極·世界城市群”2019成渝經濟區發展論壇上的致辭及演講。)

發表評論